礼貌而疏远地服阿挨打了个招呼。她一边杭着爸


  真不周密。真不住话i豆子恨恨地想。
    爸爸牵了豆子的手从阿姨家出来的时候*豆子觉得一下子
轻松起来。互子觉得该对爸爸笑笑,表达她的开心状态。豆子
笑了,爸爸没有关。爸爸凝重的神色让她小小的心里塞港了冰
块。豆子问*爸爸,那个阿姨是谁?阿姨就是阿姨,谁都不是1
爸爸边说边重重地关上车门,坐在那里半天都没启动车子。豆
子也不敢再问,低头抠自己的指头。过了一会儿,各各拧开车
上的收音机,用一个指头把豆子的脸托起来,看着她的眼睛说,
豆子,这事儿不要告诉妈妈,你懂吗?豆子被爸爸的严肃吓了
一跳,害怕地点了点头。她觉得爸爸很奇怪,这样的。事儿”
是个什么事儿呢?凭什么不能告诉妈妈?
    第二天,当那个阿使出现在招待所她们房间的时候,豆子
礼貌而疏远地服阿挨打了个招呼。她一边杭着爸爸新买给她的
娃娃的辫子、一边顺便告诉妈妈,这个阿姨她昨天见过了。豆
子说完:假装抱歉地看了看爸爸,她小小的心里竟然有一种复
仇后的快乐。
    爸爸没有再看她。妈妈说,豆子、你出去玩儿吧!豆子快
快地挪了出去*她站在院子里恽了半天,没有一个人喊她。于是、
她就走出去找那只猫”树还在*阳光还在,只是,猫不在了。
    爸爸是第二天跃他们走的,一路上他跟妈妈都没有说话。
这一次北京之行,豆子对爸爸非常失望,她期待的事情一样也
没有实现。豆子对妈妈也非常失望,这样着怠带她来北京看爸爸,
可是对爸爸笑都没有笑一下,晚上还搂着她睡、把爸爸撇在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