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屋之后,爸爸连坐都没坐,站在那里.好像往


并没有直接去学校,而是带豆子去了一个阿姨家里。被阿姨让
进屋之后,爸爸连坐都没坐,站在那里.好像往外掏东西一样,
面对着阿姨背课文一样长篇大论地说起来。阿姨面对爸各的滔
滔不绝、显得异常冷静,半天才说一句话。与爸爸温和的语气
比起来,豆子感觉她的话语仅刀子一样抛向爸爸,嗅嗅地闪着
寒光。而对站在各各后面的豆子,她几乎视而不见。后来互子
故意咳了一声:宣示自己的存在。那阿姨才将目光向下看了看她,
态度不冷不热,像对待一个大人、警觉而疏远。豆子想,她的
眼神真像刚才那只猫。豆子的注意力逐渐被一架旧钢琴所吸引。
钢琴的盖子没有合上,黑白相间的键盘上面摆着爬满蜕斜的苯
谱。在幼儿园里,豆子知道了什么叫乐谱。豆子小小的心里很
是得意*她还知道很多名词,比如:局部。再比如:观察。再
比如:周密。琴的上方,爬满水印子的白灰墙上挂着一幅照片,
是一个小男孩,表情严肃*一定是这阿姨的儿子了。这么严肃
的胜,肯定是为这钢琴准备的。豆子很想去袄弄一下钢琴,豆
子那一刻想看到阿姨鼓励的眼神。每当她想有所作为,妈妈总
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。可这阿姨始终没有着她一吸,她圾爸
爸正在语言的河流里泅渡,无暇他顾。豆子的目光转到了门口,
她觉得是该走的时候了*那时她注意到门g有一只煤炉子,炉
子上坐着一只水壶,水泥地上还有不少散碎的炉渣。她们家的
炉子是放在厨房孩子够不到的地方,炉渣只能待在授奖里不能
出来,她家里的木地板从来都是可以光着淘丫子耍的。豆子由
此得出一个结论:这个阿姨的日子不是大周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