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辈子还没有开始,就已经提前结束了:王祈隆


帆过尽般的沧桑感了。
    一辈子还没有开始,就已经提前结束了:王祈隆心里不知道是为他的那些
学生,还是为他自己哀叹者。
    没有课的时候他就围着学校的院墙没有尽头地散步,每看到一个数宇.比
如一个车牌号,干祈隆都要在心里计算能不能被二或者六除尽。如果碰巧啊好
几个数字除尽了.他会莫名其妙地轻松起来;如果总是除不尽.就会在他阴郁的
心情里增陈皮多的烦恼。
    于祈隆看不到希望仔什么地方,他现在这老家都很少回f。他都不敢想起
奶奶那双期盼的眼赔。考卜大学的时候,几乎半个衬子的人都眼睛放光地看着
他远行:他充满信心地火阳城报到的那一天.史是让衬里的人羡慕得眼珠子部
绿了。现在他不知道他还将如何面对他们,见面不说话心里就已经虚得不着边
际了:想想卜入学时的那些好时光啊、每天在校四里守着洗得写口的衬大,浏
览着人家于牵着手过家家,设想着自己未来的好事情,那是多么的罗曼蒂克啊!
    学校领导也很关心王祈隆,教导处的王主任曾经很郑垦地找上祈降谈过一
次话。土电任说,你课教得挺不错的,好好干,有机会我推荐你到省农学院进修
进修。
    工祈隆差点没把肝子M L出来.我是华中大学毕业的咧
要是调到省农学院来,保旺都是教授[
    王祈隆只是让这话在心里翻广个跟头,义咽丁下去  主任是个老实人,也
是好心*再说了,他哪喂能大和这样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计较呢’伞任是学
校的老人,没有多少文化.他最自豪的就是说他在学校里十厂多少年.哪一棵树
是他种的.哪一排房子是他主持斋起来的,学校的建没处处都有他的心血在31
而啊:
    有一段州司,王祈隆不看电视,不读书.不匈人交体。农校连员工算上总共